您当前的位置:盱江门户网站>时事>大实话!跳出“一亩三分地”传统思维,京津冀全产业

大实话!跳出“一亩三分地”传统思维,京津冀全产业链布局可期

2019-10-23 15:47:20 来源:盱江门户网站

京津冀协调发展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规划、决定和推动的重大国家战略。今年年初,在京津冀协调发展战略实施五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访问了京津冀,主持召开座谈会,明确了当前和今后的工作安排,指明了京津冀协调发展进一步推进的方向,大大增强了京津冀协调发展的信心和动力。

京津冀三角洲CPPCC董事长联席会议第五次会议现场

9月21日下午,京津冀CPPCC主席联席会议第五次会议在京召开,会议主题为“积极推进整个产业链布局,加快京津冀协调发展”。经过深入调研,三地的CPPCC在联席会议上从不同角度提出了促进整个产业链布局的意见和建议,为京津冀的协调发展增添了更多力量。

△吉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主席

△盛茂林,天津CPPCC董事长

△叶东松,河北CPPCC董事长

当行业协作遇到“大数据”时

经济运行将产生大量数据。碎片化的数据可能毫无价值,但大数据可以输出一个人们以前从未见过的世界——在大数据面前,空间和时间可以扩大,表面上的复杂性可以消除,问题可以清晰地看到。

在这次对京津冀整个产业链布局的调查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提出的最有效的“手段”是大数据:除了以三地部分企业为样本进行实地调查外,研究小组还对国家统计局和360万企业的相关数据进行了专项大数据分析。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委员、龙信数据(北京)有限公司首席数据分析师曲庆超是本次研究的参与者之一。他认为企业是工业的微观体现,是经济发展的基础。从大数据的角度观察数量的变化可以清楚地看到资源进出这三个地方的轨迹。

数据显示,三地呈现出明显的产业协同效应,并在空间上形成了产业集群。特别是在新增市场主体中,北京以R&D设计和服务为方向,天津以市场流通和资本运营为方向,河北以生产制造和市场流通为方向。三个地区之间的产业合作梯度越来越明显。在企业链的空间链中,基本上为京津冀协调发展的功能定位导向的产业链布局提供了框架基础。

“一组数据是77.7%和20,000条,值得关注。”曲庆朝从专业的角度解释,要分析产业链,关键是观察资本链。从京津冀的资本链来看,在过去的五年里,京津冀的共同资本投资总额已达8.6万亿元。其中,北京占77.7%,成为三地的首都辐射中心。跨行业投资已经成为京津冀企业进行产业链布局的重要途径,可以说资本驱动的产业协调正在加快。「与此同时,过去五年,这三个地方的联合专利申请数目已超过二万宗。北京高度重视知识创新和原创创新,天津和河北高度重视实验应用和成果转化,合作创新链正在开放和形成。”曲青朝解释道。

从某种程度上说,整个产业链协调的核心应该是重点产业的协调。

以北京市政协调查的汽车行业为例。汽车产业不仅是京津冀地区的优势产业之一,也是该地区相对完整的产业链。2018年,三地汽车产量达到383.3万辆,占全国产量的14%。围绕汽车行业,三地约有90,000家汽车相关的上下游企业。然而,调查发现,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的供应商企业及其配套数量仅占整个产业链的30%左右。

然而,30%的结果仍然不错。对北京70家企业207个主导产品关键成分的调查显示,京津冀地区近30%的主导产品属于“零匹配”。

我对此略知一二。与交通运输和生态环境领域相比,京津冀地区产业协调发展滞后。三大区域产业梯度过大,区域产业链明显断裂和缺失。产业协调发展也达到了上山、上山、克服困难的关键阶段。

可以说,随着京津冀协调发展不断深化这一重大而深刻的变革,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需要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来解决。因此,三地CPPCC为解决“共同问题”所做的努力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

政府是如何做到的?

突出顶层设计规划的主导作用

京津冀的协调发展正在产生“真金白银”效应。这是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强威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春阳在互动交流中的第一句话。

如果把这种比较放在京津冀地区,这种“含金量”是不可忽视的。

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北京、天津和河北以外的地方,2018年北京到天津和河北的技术合同流失率将仅为7.5%,而同期北京到其他省市的流失率将达到50.6%。

“顶层设计不足,区域产业定位不够清晰,没有基于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分工方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副主席林抚生在介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的调查结果时这样解释道,虽然三大房地产行业已经形成初步链条,但产业链中存在“断层”现象,产业链中各个环节的发展不平衡,尤其是产业链与创新链的融合不够深入。如前所述,高新技术产业很难在三大区域的上下游融合,匹配率不高。另一方面,天津和河北承接的一些产业仍处于同质竞争状态。

跨区域协调发展和顶层设计的主导、规划和引导作用无疑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是三地CPPCC交流意见时第一次“不谋而合”。

特别是要从更高层次理顺京津冀产业发展链,明确三大区域的产业定位和区域重点产业产业链各环节的分工林抚生表示,在专项规划的基础上,三地应组织制定三级专项行动计划,进一步细化产业发展路线图。

同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呼吁继续加强省市两级的组织协调,加强政策衔接,加快建立区域统一要素市场体系,促进资金、人才、技术和产权的有效流动。研究制定监管衔接、资格互认等方面的政策措施,促进产业平稳转移,探索完善合作互利的利益共享机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副主席尚易斌认为,顶层设计和规划指导都应协调京津冀区域协调与各区域发展的关系,充分调动各区域协调的内生动力。

受产业布局历史演变的影响,河北在京津冀产业协调发展的“大棋”中基本处于产业承接者的地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委员会在调查中发现,京津冀产业协调发展机制仍不完善,产业组织和对接信息不畅通。

「目前,北京、天津和河北约有300个不同类型的创业平台。数量大,布局分散。没有统一的产业链布局规划。每个创业平台中不同部门的发展目标相互重叠,行业规划相互冲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委员会副主席葛惠波举了几个例子。例如,京津企业在河北设立分支机构不能享受河北的优惠政策。子公司或新设公司的土地、原成果、专利、发明、制度证明等。不能再用了。京津分公司的经济指标未在经营地纳入系统,但能耗和排放指标在当地核算等。在某种程度上,它们都是影响企业转移和地方企业积极性的因素。

为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委员会建议积极推进“多法规融合”,努力保持区域发展规划与各级规划高度一致,有效解决各级政府规划与不同工业园区规划目标重叠和冲突的问题。

市场是如何做到的?

推动重点行业强化链条,补充链条,延伸链条

所谓的产业链只有在一个环节维系另一个环节时才被称为“链”。

然而,河北省政协在调查中发现了“断链”现象。在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研究小组了解到,园区目前只承担北京医药企业的原料生产,生产的原料需要运回北京进行制备。

这种尴尬也许只是少数,但深层问题指向京津冀产业发展中的“代沟”,这也是京津冀三地产业链中的“断链”问题。

近年来,河北省虽然不断加强产业转型升级,但产业结构仍存在偏向,总体上处于产业低端。由于产业梯度之间的巨大差距,北京和天津的钢铁、家具和服装等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多流向河北。

事实上,京津冀产业协调发展的优惠政策和措施并不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琦在天津和河北领导了多次调查。他说,北京应全力支持河北省熊安新区的规划和建设,坚决支持熊安新区的需要。同时,他应该演唱《京津双城记》,有效地鼓励和引导放心的优质工业资源落户天津和河北。

京津冀协调发展的关键环节始终是“走出去”和“坚持下去”。无论如何,“转向”和“接收”需要同时进行,这是防止整个产业链断裂的关键。

我该怎么转身?北京作为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在促进区域发展和创新链完整性方面具有独特优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提出,北京应发挥主导辐射作用,与天津、河北合作研发重大科技项目,形成北京主要从事研发设计、天津主要从事终端制造、河北主要从事配套零部件生产的产业分工和技术创新格局。这就是京津冀联合创新的含义。

在这一过程中,关键是推动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现实,充分发挥京津科技研发、信息化和人工智能优势,注重节能环保,加强联合技术研究,准确突破钢铁、化工、装备制造业等河北传统产业升级改造的技术瓶颈林抚生说,同时,鼓励北京的科技资源辐射到天津和河北,支持“中关村”等优势科技园区面向天津和河北布局,鼓励北京的高校、科研院所和龙头科技企业在天津和河北建立科技合作示范基地或科技试点中心。

北京非资本功能的放松为天津和河北工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带来了“同质化”发展的难题。

“交错创业”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在交换意见时着重提出的观点。天津对如何错位也有自己的考虑,“天津正在建设陆海空立体物流网络,希望共同促进津冀港口的合理分工和协调发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建议,天津港目前是一个综合性的门户枢纽,以集装箱、商品汽车滚装和邮轮运输为重点,其功能是作为北方国际航运的核心区域。河北港主要从事散装物料运输,可以大大拓展临港产业、现代物流等服务功能,与天津港既错位又互动。

事实上,作为市场经济的一部分,产业链的布局和产业能否“转移和接管”最终取决于市场。

京津冀协调发展战略实施五年来,河北作为一个重要的承接地,经过一系列尝试,终于决定将期权交给市场。“要促进该地区整个产业链的布局,市场应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葛惠波说。

“具体重点是打破以往在承接产业过程中只注重核心产业的地方思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委员会(CPPCC)提出,政府引导应与市场机制相结合,企业和企业家应是主体,政策协调应是保障,核心产业的上下游价值链环节应通过市场手段积极构建和完善,以促进产业链补缺口,强强联合。

只有当有休息的时候,它才能建立。当京津冀开始跳出“一亩三分地”的传统思维时,京津冀整个产业链的布局就可以开始预料了。

这不是巧合。在联席会议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前副主任刘世锦也从“旁观者”的角度谈到了市场在产业布局中的重要性。他说,在最近对深圳工业发展的调查中,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即所有地方政府都非常重视当地工业的发展。然而,如果深入研究发现,几年内发展壮大的产业基本上是“有意栽花,无心插柳”

“这表明政府政策可以起到导向作用,但市场有自己的识别过程。”刘世锦总结说,政府最终应该做的是创造一个汇集各种因素和工业配套设施的发展环境。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该宽容,允许“试错”,最终形成政府主导产业和市场认可产业之间的良性互动。

届时,我相信京津冀必将成为支撑新首都经济圈的新实践,与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国家和区域合作创新、改革创新齐头并进。

记者:鲍松雅

编辑:魏新瑞

审计:周加加

  • 上一篇:七里湖街道鹤问湖社区开展“双提升”宣传活动
  • 下一篇:陈天桥真的回来了?今晚陈天桥视频发布中国业务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erped.com 盱江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