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盱江门户网站>综合>“生命禁区”幸存者丁守全:把青春年华献给了青藏铁

“生命禁区”幸存者丁守全:把青春年华献给了青藏铁路

2019-11-08 11:04:32 来源:盱江门户网站

《经济观察报》记者王雅捷·丁寿泉正躺在翻车车上,试图睁开眼睛,却看到一大片雪。

他呼吸沉重,头脑一片空白,耳边只闪现出事故前司机刺耳的尖叫:“妈妈!”

最低温度-40.8摄氏度。

平均海拔高达5000米。

氧含量低至10.87千帕。

极度寒冷,极度缺氧。

你知道,正常人能忍受的氧气生存极限是11.3千帕。

这是生命的禁区。从大陆带来的狗和猪在一个月内死亡。

刚刚发生车祸的丁灿寿泉和他在公共汽车上的同志们在雪地里坚持了多久?

快走。去参军吧!

“征兵!”1978年冬天,河南省的小城单城沸腾了,16岁的丁寿泉更加兴奋。

家庭中的第四个,他有三个哥哥,其中两个是士兵。大哥也受到当时甘肃军方领导人的接待和奖励。

那时,穿军装是无数年轻人永恒的梦想。丁寿泉也不例外。他偷偷戴上哥哥的军帽很多次,站在镜子前环顾四周,举起手敬礼:“在我看来,成为解放军是一大荣誉。”

刚刚高中毕业的丁寿泉赶到空军征兵现场。这个年轻人不知道他的生活即将迎来一个意想不到的重大转折点。“我的体重不够,你去吧。”丁寿泉的心半冷。面对空军严苛的标准,瘦瘦的丁寿泉被困在了重量级。

看到他成为解放军战士的梦想即将搁浅,“铁血战士”的三个大字映入他的眼帘。“我可以申请吗?”丁寿泉迫不及待地跳到铁道兵征兵办公室问问题。令他非常高兴的是,征兵考试通过了。不管他是什么样的士兵,即使他不能成为一名空军,做一名钢铁侠也是好事!

在与他周围的家乡人交谈的过程中,丁寿泉听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申请进入的这批铁路士兵似乎要去青岛。传说有一个著名的海洋景点,它与中原地区完全不同。

我热血沸腾。

他快乐地穿上铁路公司发行的毛皮大衣和帽子,快乐地告别家人,登上火车,奔向他心中的渴望。

你开得越多,就越不对劲。你开车越多,景色就越荒凉。去青岛和丁首泉要去的地方显然是青海。

丁寿泉慢慢地走下火车,双手插在口袋里,脖子缩得紧紧的,无情地扑向寒风刺骨的小男孩。他嗅了嗅,有点吃惊。

丁首泉来的地方是青藏铁路一期工程的核心通道。

从1959年开始,无数铁路部队开始穿越高山、草原、戈壁、盐湖和沼泽,人工挖掘846公里的青藏铁路一期(西宁-格尔木)工程。

丁寿泉在20岁之前,在从东边西宁到昆仑山下戈壁新城格尔木的艰难道路上,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中国第一条高空铁路建设的第一手参与者。

在被铁道兵第10师部署后,他成了营地的卫生工作者。

接下来是测试。头疼欲裂。刚刚开始训练高空新兵的丁寿泉拿着一个小碗,用勺子一点一点地挖青稞面粉。他很久没有吞下去了。他看着他在铁路建设第一线的同志们由于工作强度大,几天内就磨破了骆驼毛。他的同志们穿的军用棉袄和裤子也穿棉的。

在当时的条件下,铁路建设主要以“海上战术”为基础,遇水建桥,遇山挖洞。所有的过程操作都是由人扛在肩上,用血肉做成的。需要运送材料、砾石和重型铁轨。艰难的环境并没有抹去丁首泉的心。他和他的同志们在痛苦中享受着快乐,相信有一天他会完全适应高原上恶劣的环境。

然而,可怕的是在后面。死亡即将来临。

一辆自卸车(一辆装满建筑瓦砾的卡车)冲进丁寿泉的健康营。几个人从卡车上掉了下来,死了。

丁寿泉惊呆了。他第一次没有看到车里同志们的脸。他只看见他们的脚。他没有穿鞋,但他穿的是白色丝光袜子,这在当时被年轻人认为是英俊时尚的。这些不到20岁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和丁守权一起参军了。他们死前都在建筑队伍里,曾经还活着。

烈士们不仅在这里。

在海拔3690米的关角隧道施工过程中,丁首泉同志也遭受了严重的缺氧反应,造成多人死亡。

不幸的是,在青藏铁路一期工程的建设过程中,中国乃至世界对高原疾病都没有系统的认识,更不用说及时有效的对症治疗,有时会混淆高原疾病的治疗与感冒的治疗,加速疾病的恶化。

从那以后,从事第十铁路分局医疗卫生工作的丁寿泉,在心中播下了征服高原建设这一难题的种子。

丁寿泉心中有一团熊熊的军火,他将和战友们一起,掀起一场高原病医疗改革,影响全世界。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青藏建设一期工程完工后,他换了工作。

困扰

只有丁寿泉知道他有多不情愿。

换工作后,丁寿泉的生活表面上很平淡。他经历过军事训练,在工作中极其抗拒压力。他一天24小时保持高度的精神压力。直到2019年,他的手机从未关机,随时待命:“我总是觉得随时都会有人打电话给我。”

人事局长、办公室主任、医院工会主席丁寿泉在中铁二十局中心医院发展顺利。一切似乎都进行得很顺利,日子似乎可以这样继续下去。

然而,2000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中央政府发布的一个宏观信号打破了丁守权的平静生活,立即再次点燃了丁守权的军事火力。

当年11月10日晚上11点,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为当时的铁道部部长代表铁道部提交的青藏铁路建设专题报告写了三页指示,直截了当地说“修建青藏铁路是必要的”。

青藏铁路二期工程迫在眉睫。

与第一阶段相比,第二阶段的蓝图更加宏伟。第一阶段不再是解决800多公里的任务,而是一条从青海格尔木到西藏拉萨的1118公里长的建设线路。

丁寿泉欣喜若狂。他知道机会来了。

2001年2月8日,国务院批准青藏铁路二期工程开工。

就中国而言,这将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将载入史册。对丁羽来说,保持整体是一种痴迷,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错觉。他连夜开出了一封“邀请函”,并自愿再次前往青藏高原参与铁路建设。

据一些人说,丁寿泉正在寻找虐待。第一阶段的建设已经如此困难,为什么要去高原乞求呢?

丁寿泉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他不能忘记,由于健康状况,他在第一阶段的施工现场牺牲了他的同志。他不能忘记,当格尔木的施工完成时,由于恶劣的天气条件和其他限制,他不得不中断铁路项目。他不能忘记他曾经是一名士兵。即使他换了工作,过着舒适的生活,士兵也应该做他应该做的事。

到了2019年,当记者惊叹于他第二次移居青藏高原时,他垂下了眼睛:“我所做的什么都不是,一些同志写了血书来申请战争的第二阶段。”

早在2001年,经过20多天的等待,丁寿泉的《战书请求》得到了上级的批准。他和他以前的同志们再次踏上了青藏高原。

这一次,他准备好了。丁寿泉对高原病进行了初步研究,他将向在青藏铁路一期工程中牺牲的同志们作出说明。

抗击高原病

响应丁首泉的想法,在他离开之前,相关部委的负责人为青藏建设第二阶段的医疗队制定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不要仅仅死于高原疾病。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丁寿泉将为他的生命而战,包括三起车祸。起初,这是丁寿泉的第三次车祸。

暴风雪,日晒,狼,缺氧。恶劣的生活条件比建设的第一阶段更可怕。

统计显示,世界高原医学界将海拔3000米视为高原疾病的诊断基点,风火山正好比这个“基点”高2000米。“在昆仑山,进入地狱之门;经过五道光束后,很难看到父亲和母亲。在风火山上,三个灵魂回到了天堂。”他咆哮着,踏上了漫长的检查之路。目前,丁寿泉担任党委副书记、青藏铁路工程指挥部副主任、风火山现场医院院长。

面对死亡,他不再是一个“惊呆”的年轻人,而是成为一名专业的医学专家,学会了与时间赛跑,从死亡中夺取生命。

他和他的团队成员澄清的第一点是确定高原病和感冒治疗的区别。丁寿泉说:“高原病的治疗需要注意脱水、利尿和消炎,吸氧有助于恢复,而感冒的治疗则注重补液和消炎。”

几个看似简单的词,包括中国高原疾病专家吴天一院士、丁寿泉和其他医务人员,已经摸索了20多年。

掌握高原病诊断和治疗关键的丁寿泉医疗队和他的队友们展开了一场不间断的拯救生命的战争。根据高原病的发病特点,夜间氧含量将低于白天。因此,当二期施工人员进入梦乡时,是丁寿泉巡视的时候了。

缺氧反应不仅给一线建设者带来生命威胁,也使丁寿泉措手不及。(由于缺氧人体定位系统不可抗拒的偏差,救护车司机经常发生车祸。

他不想休息也不能休息,因为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想法:“如果我做得不好,我为我死去的战友感到难过。这是我的良心。我不能没有它。”

奇迹发生了。

在“生命禁区”,丁寿泉的团队经过与相关专家的多次调查和讨论,建立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氧气发电站——风火山氧气发电站,填补了世界高空氧气发电技术的空白。

随之而来的是更密集的氧气发电站。丁寿泉的团队似乎已经开放了。受发电的启发,在氧气浓度相对较低的施工隧道中,隧道氧吧车和隧道面首次充满氧气,宿舍氧气罐也首次充满氧气。工人和劳务人员能够吸收氧气,从而从根本上解决了风火山隧道施工人员无法生存的低氧(最低10.87千帕)环境问题以及工业氧气对其健康的影响。

今天,一些氧气站仍然在为军队、当地居民甚至路过的游客服务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面对一个外观并不宏伟壮观的小型氧气站,偶尔来这里吸氧来延续生命的人们从未想过这个氧气站在成立前夕经历了多少激动人心的时刻,也从未为人类经历过多少艰辛。

丁首泉只用了一句话:“费了很大的力气”来看看氧气站建立起来的各种困难。更多细节,他没有开始。

丁寿泉赢了,无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他的同志。青藏铁路二期工程建设期间,没有人死于高原反应。

他也赢得了自己的生命。

第三次车祸没有打败他。在暴风雪中,藏人布巴里开着一辆“超越极限”的放牧车,把丁寿泉和其他三个同伴从救护车上拉了下来。他们直接开车去了医院,幸存了下来。这可能是丁首泉多次免费到当地藏人诊所就诊的福气。

对他来说,守卫“生命禁区”的每一刻都必须坚强。只有在半夜没有人的时候,他才会拿出女儿在他2001年离开前送给他的水晶瓶子,反复擦拭。瓶子是166颗小星星,是她女儿亲手折叠起来的。瓶子上贴着手写的字:“我女儿爱得很深,不需要邮政服务,我的心会传递下去。”

只有那时,丁寿泉才会无声地哭泣。

“我最大的幸福是生活。”

有血有肉,有眼泪,有生命。

从16岁到44岁,丁寿泉把他所有的青春都留给了青藏铁路和第十铁路分局的建设。

无意中,多年的兵役在丁寿的全身留下了特殊的印记。热情、高度专注、深思熟虑和忠诚。

在同意采访记者后,丁首泉几乎每一秒都保持着回到微信的状态。在与记者确认采访地点时,他希望自己不能代替百度地图,指挥路线来引导记者。

2019年9月的一个早上,丁寿泉站在地铁入口等着记者,穿着西装和裤子,站直了,盯着从地铁入口出来的人。

正如他所说,他不会一天24小时关掉手机,好像高原病人下一秒就会给他打电话。他准备好与死亡赛跑,与大自然为他的生命而战。

即使采访结束后,每当他提到青藏铁路建设的话题,他都会把所有能找到的信息发给记者。采访结束后的第一天晚上,他一次性向记者发送了20多份材料,包括他自己的手稿。

对他来说,只要是与青藏铁路有关的,无论是提供技术支持还是分享医疗数据,“我都会积极参与任何事情。”

他还积极参加了铁路老兵的定期联谊会、座谈会和基金会。在离开的路上,他主动与记者分享了第一届铁路士兵协会的乐趣。他认为自己应该兴高采烈,但突然他很难过:“有一个云南老兵,他的经济条件很差。为了今年的晚会,他卖掉了家里的牛来北京募捐。他住不起旅馆,住在洗浴中心。在正式聚会的时候,他看到了他的老朋友,痛哭流涕。”

丁寿泉的心情很复杂。一时间高,一时间难过。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的丁首泉现在获得了许多国家荣誉。当你认为他会受到这些荣誉的鼓舞时,他突然感到愤愤不平,说一个文学创作者在重写青藏铁路建设者的剧本时擅自改变了许多细节,不尊重历史,也不尊重他以前的同志。

大多数时候,恍惚间,丁首泉似乎仍停留在那个特殊的时代,也就是为青藏铁路建设而战的时代。他从未从竞争中脱颖而出,也没有完全融入今天这个繁华浮躁的社会。

你如何描述你在青藏铁路建设中的角色?丁寿泉说:“对我来说,最大的幸福是生活。我是幸存者。”

面对过去艰难的岁月,他并没有像记者预期的那样给出更多激动人心的细节。面试过程就像一场游戏。当你想和他谈论历史的时候,他会尽最大努力展示现在。只有当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才会轻叹:“它们是不能忘记的。”

丁寿泉的“他们”包括生者和死者。

多年来,在青藏铁路一期工程建设中牺牲的士兵仍被安葬在青海省乌兰县烈士陵园和天峻县烈士陵园。

像丁寿泉一样,他们都来自原来的第十师。

不应忘记它们。

他们是铁兵。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了远本,向[查询授权信息。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江苏快三投注 广西11选5 甘肃快3投注

  • 上一篇:好的婚姻家庭里,妻子需要在婆家把自己当“外人”
  • 下一篇:江苏如皋:一场特殊的升旗仪式,共庆中华人民共和国70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erped.com 盱江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